fbpx

愛的接力!從受助到助人,沒有手腳的折翼天使郭韋齊以愛接力

Facebook

如果沒有雙手雙腳,你會怎麼生活?

郭雪舲 採訪/編撰

來自於蘋果即時

與韋齊見面的下午,我在相約的捷運站,看見這位被媒體稱為折翼天使的女孩向我走來,穿戴義肢的雙腳行走起來略顯蹣跚,但她仍笑得很燦爛。

進到咖啡館坐定,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靈活地摘下AirPods放進收納盒,不禁讚嘆:「連這麼小的物件妳都能搞定啊!真厲害!」我們聊她到各處演講的所見,也聊她告白失敗被打槍的經驗,有時她也會滑手機讓我看照片,第一次與身障者這麼近距離互動,我發現,她與我們如此不同,卻又如此相同。

「我幾乎很多事情都可以自己來,例如生理期的時候我可以自己換衛生棉,像這樣,用嘴巴撕開包裝,再用手換。」

我好奇的問:「那上廁所怎麼辦,你的手有辦法嗎?」她仍用燦爛的笑容回答說:「家裡有免治馬桶呀!我的手雖然伸不到,但免治馬桶能幫忙我。」

這樣的砍掉重練,有幾個人能接受?

來源於蘋果即時
來源於蘋果即時

七歲的時候,韋齊截肢了。因為一場怪病引發敗血性休克,醫生除了不停給韋齊施打抗生素,強心針更是打到超過大人的兩倍劑量,即便如此病情仍然沒有好轉。當醫生宣告韋齊可能因為五大器官衰竭而不治,守候在病床邊的媽媽告訴韋齊,未來的道路由她自己選擇,知道韋齊一直想學鋼琴、跳舞,媽媽也承諾病好了就讓她學。

就這樣奇蹟般地,重度昏迷十四天的韋齊醒來了,但因為休克造成全身缺氧,不僅四肢發黑壞死必須截肢,大腦也受到損傷,變得完全不認得人,也不會說話了,智力退化到幼兒時期,右半身癱瘓,還留下癲癇後遺症。

緊接著的是一連串艱苦的復健,韋齊要練習在沒有手腳的情況下自理生活,還要重學說話,生病前的韋齊明明是一個那麼活潑可愛、喜歡唱唱跳跳的小女生啊,如今變成這樣,真是讓全家人都傷透了心。幸好,此時的韋齊因為腦傷,並不十分清楚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多麼令人痛苦,整天笑咪咪的,純真的笑容,讓一度想帶她尋死的爸爸打消了輕生念頭。

從受助到助人的齊跡人生

來自郭韋齊粉專

遭受這麼重大的打擊,韋齊沒有放棄自己,家人也沒有放棄她,媽媽辭去全職工作照顧她,爸爸用自己的烘焙專長做酥餅支撐全家經濟,弟弟也早早學著獨立長大,成為姐姐的守護者。他們四處奔走,為她發聲,爭取社會資源,吸引媒體注意,這才有了韋齊後來的「齊跡人生」。

現在的韋齊不但能用膝蓋跳舞,用手腕骨彈琴,還能用兩手手肘夾起畫筆作畫,她甚至完成了登頂玉山、單車環島、泳渡日月潭等各種挑戰,普通人都未必能做得到這些事,韋齊用堅強的意志力不斷練習做到了。

不只如此,她還經常受邀演出,也經常到學校、監獄去做生命教育演講,還舉辦個人巡迴畫展並捐出部分所得,過去需要別人幫助的韋齊,現在有了幫助他人的力量。

「(聽說你去監獄演講的時候,那些受刑人的臉都很臭?)對啊,他們一開始臉都超臭,可是看完我的表演,他們就笑了,還會跟我說『愛你唷』。」

「(在幫助別人的時候,有沒有什麼讓妳印象很深刻的事?)有一次去國小演講,有個小男生,是問題學生,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,很喜歡惡作劇,同學跟老師都不喜歡他,我表演鋼琴的時候,邀請一位小朋友上台一起演奏,他們班同學就故意拱他上台,想看他出醜,我什麼都不知道,還說他是鋼琴王子,台下同學老師笑成一片,結果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彈鋼琴,還彈得不錯,把同學跟老師都嚇到了,全場給他掌聲,他的同學還對他說『兄弟我挺你』。」

「(你還有捐款給無國界教師學會,幫助像你這樣的教育弱勢者?)那個是我媽媽代表我捐的,淑俐老師(按:學會理事長王淑俐)對我很好,我們認識很久了,她一直在幫助我們,我很喜歡她。」

韋齊的爸媽相當重視「自立」的觀念,這可以從他們不願倚賴社會救助、努力做酥餅生意看出來,對於韋齊的教養,他們也盡量放手讓韋齊自主──即使會碰撞、會跌倒,韋齊媽媽堅信:「幫助別人跟被人幫助不是單向的,我們不會永遠是受助者,總有一天可以變成助人者。」

而或許幫助與受助,也並不是用資源的給予或接受來區分,就像韋齊的爸爸所說:「看(韋齊)表演的人如果能因此改變不好的想法,就有價值了。」

愛的傳遞如同接力,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同時是幫助者與受助者。韋齊用她小小的身軀,親身為我們演示生命的無限可能,讓想法傲慢的我們,開始懂得同理,讓自覺渺小的我們,逐漸生出勇氣。

孫崇軒攝

折翼天使郭韋齊小傳

27歲前挑戰了下列項目: 

  • 因重病截肢,不畏艱困,展性驚人自我價值
  • 受邀參與演出「弦月之美──身障人士才藝大展」
  • 參加混障綜藝團
  • 獲得總統教育獎
  • 登上雪山東峰
  • 獲得十大傑出青年獎、登頂玉
  • 單車環島
  • 挑戰馬拉松
  • 泳渡日月潭、挑戰飛行傘
  • 舉辦個人巡迴畫展

更多文章